回台中的路上.
接到大學系隊笨蛋隊長的來電, 說老隊友都在, 大家見個面,

當下真想叫統聯司機停車掉頭,



一邊看著窗邊上緣的霓虹飛逝一邊想,

很多打球的回憶都浮上心頭.



我的初戀情人是棒球跟躲避球,
在大家都還是小鬼頭的那個年代, 躲避球的體育課是最歡樂的時光,

每個人都想丟出強有力的球, 或者是練出什麼球都能接的吸盤手,
我也是, 但我只會躲.

也許真是天生反骨, 不會丟也不會接的死小孩,
後來練就一身奇妙躲功, 站在大老遠丟過來, 打不到.

就在我面前砸我, 轉個身, 球就飛過我身後.

還記得在那個有好感的女生要被k的前一刻, 跑到對手的面前吸引他的注意,
然後閃過球的這種自以為英雄行徑, 是小時後自high的拿手戲之一.


很快的職棒打起來了,
開始同學相約買手套球棒, 傻呼呼的打起來, 不然就是當老哥的跟屁蟲,
窩在居仁國中廣大的外操場, 自以為是鷹俠或郭泰源.

在大太陽底下聽著鋁棒敲擊一瞬間清脆的響聲
曾經是我對夏天的美好解釋.



國三開始打籃球,
我很高, 但是什麼都不會.

不知道從什麼時候開始, 全校三年級大家一起瘋籃球.
五樓的鐵皮屋球場是決戰的最佳舞台, 音樂課前往往忘了帶課本或笛子,
但都帶著一顆想贏球的心.


因為高, 所以學勾射, 但天知道那是什麼勾射.
就是拿了球往籃框那邊亂丟一氣, 那是我在籃球場上會做的第一件事.

因為大家都迷喬丹跟皮本,
所以還不會運球就要先學拉竿上籃, 還有完全無意義的後仰跳投.

老哥是我的加強版,
會切會投還有虎濫上籃, 哈哈哈, 很強哦.

從師院到大同國小還有一中體育場,
兩兄弟帶著一顆球四處征討, 還有我的同學死黨們, 慘綠年少一起瘋籃球,

那是我人生的合影留念.



想要飛, 高中開始認真學打球.
在窮鄉僻壤的斗南鄉下, 每個人都像職籃選手一樣成天泡在籃球場上,
下課打, 上課翹課打, 飯前要打飯後還要打,
週末假日留校一大早起來, 就是要先起床佔場地,
準備一整天都打.


開始對身高不屑, 想從後場球員的技巧練起,
學切入, 學運球, 只有跳投不靈光,

但是喬丹帥就是帥在切入後萬軍之中取上將首級的飛人風采,
所以無所謂, 不會投球還是照切, 飛的高是一切.

造就我日後外線鴨蛋的基礎XD


領了人生第一件紅色的NIKE球衣,
因為最菜, 所以是最後面的20號,

糊裡糊塗的加入高中校隊, 展開真正的籃球訓練課程,
即使我從沒有上過場.


而真正站上籃球技術的巔峰, 是為了高二那年的三對三比賽,
跟好兄弟馬三金搭配的我, 在比賽前夕練成有五成水準的起碼外線,

瘦到根本沒有什麼體脂肪可言的那個死高中生,
起跳之後會有很奇妙的滯空時間, 可以做完一個動作再下一個動作,

而完全不感覺到壓迫.


搭配起新練成的中距離跳投, 第一次感覺到,
我會飛了.


去潭子買了第一雙aj鞋, 卻在第一場比賽中意外敗給實力不佳的對手,
很失望,



第二場開始, 決定換穿平常練球的舊t恤跟短褲, 穿著那雙我熟悉的氣墊網球鞋 -
山普拉斯的那雙.

很怪我知道, 但那雙鞋給我信心跟勇氣,
從練球的苦日子開始, 一直都穿.


沒有打進最後的決賽,
但練出了更自傲的技術, 很多技巧都在那個時候開始感到運用自如,
從單打, 過人切入, 移位後毫無阻礙的自在跳投, 到接觸真正的五對五比賽,



喔耶, 那是我的籃球夢.



然而網球鞋沒有保護和支撐的問題, 很快的帶來慘痛的教訓,
在一次躍起上籃被對手推倒後, 我有近三個月, 都是個不能跑跳的跛腳大仙,

灌籃高手漫畫是這樣說的,






" 如果他離開籃球太久, 那他在短時間內學成的技術就會很快忘掉. "





高三的課業壓力很快的把籃球場上的時光壓縮到極小, 然後消失,
於是我好長好長一陣子沒有辦法再去摸摸那顆球,
跳起來感覺那種離地不受拘束的感覺,








那一拖就是快一年.
籃球夢好像突然就醒了一大半.

heartnsoul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