橫跨一整個夏天後,
風揚起的那座城市, 工地旁的簡陋球場,

再一次重新去認識那顆球.


很少男丁的外文系, 只要會呼吸有四肢,
都有進系隊練球的機會.

在學校旁的元培球場,
曾經熟悉卻又陌生的三對三球賽, 我很僵硬, 一下子就滿頭大汗,

才意識到,
我比想像中的退步更多, 甚至可以說變得根本不會打球.


而這裡也不再是高中的鄉下地方,
更高更快的對手更多, 整體大學生們對籃球運動的認知,
也和一年前盲目的崇拜模仿大有不同.


重頭學起,
但其實我胖了很多, 雖然外表沒有不同,

不再能自由變換空中動作, 速度優勢也不見了.


即使是這樣, 對於打球的熱愛, 還是很足夠,
有數不清的傍晚和夜空, 跟這支球隊(以及勞苦功高的隨隊人員們)


艱辛卻同時也甜美的,
重新去圓我有過的那個籃球夢.

球隊在四年間, 有很多美好的戰役, 跟很深厚的情感,
也使我有機會去體認一支學生球隊的經營,

進而到戰術層面的入門知識.


然而, 屬於我的自信並沒有找回來.


為了球隊需要, 打了四年的替補苦工,
但, 並不出色,

有時候會在某個下午的三對三球賽裡面, 突然像高中一樣的大發神威,
找到那個感覺, 然後運轉的越來越快,




但那從來都是很短暫的部分, 總像曇花一現很快離我而去.



事實上大部分時間都是在掙扎著, 打苦力跟不固定的上場時間,
像治不好的病一樣, 頭痛的不得了, 越是調不出良好狀況, 越是會心急打不好球.

然後惡性循環的結果是, 上場時間減少了, 表現也更離譜了.



從來都沒有對籃球灰心過, 但最後一年卻有好幾次, 在球場上自暴自棄.




那個倍受期待的外文系9號新人,
一直到畢業, 始終都沒有打出別人對他的期望.




不過四年之間並不是完全空白的,
即使不出色, 我仍然學到了很多混籃下的粗活技巧,

怎麼打的髒, 怎麼用卡位來對抗比你高壯的傢伙.



參加大英盃和北英盃的全國性大賽經驗,
還有那個神奇的熱舞周籃球賽下午, 都是大學四年籃球路上難忘的回憶,





最重要的是, 這四年給了我一支球隊.
給了我延續籃球夢的舞台, 跟太多酸甜苦辣的長串回憶.


我總是抱怨,
但上場練球比賽的時候, 卻也總是沒有保留的去幹.

因為那是我的球隊跟我的隊友,
我真他媽的喜歡跟你們一起流汗練球, 那是我大學裡少數幾樣從來都不想放手的熱愛.




有句老話是說哪裡跌倒哪裡站起來,
畢業一年之後,



又重新選了9號.



還是必須扛起四號前鋒的苦力位置, 不斷調整的出手手感,
還是像天氣預報一樣多變,



雖然是不喜歡打的位置,
但我還是會認真打, 幫隊友找機會, 做好防守本分,


希望在跟新隊友一起進步的同時,
有那麼一天,




能重新找回已經消失很久的後場靈魂.





如果問我, 最想打的位置,



其實是控球.



當然以我這種鳥運球技巧跟協調性,
再練十年大概也...


(汗)

不過我還是喜歡把球傳給有空檔的隊友,
或者是儘可能的讓球在隊友之間流動,

你知道, 那種讓隊友輕易得兩分的成就感,
比自己得十分還爽~

有時候打三對打還是會偶爾自high一下假裝是控球XD



而我對防守很看重,
對我們這種技術層面不是很高的籃球賽而言,
畢竟訓練量很有限,


比賽臨場的手感跟狀況很難去求穩定
只有防守不僅是唯一可以掌握的不變因子,

更可能藉由全場壓迫,
而在很短的時間內, 迅速分出勝負.


所謂"防守永不失常"的防守至上論,
在這種沒有固定練球的等級賽事, 實在是很受用.

做好區域防守的觀念/態度,
演練全場盯人壓迫,

是我認為球隊最重要的.



進攻方面, 我的認知和一般球友無異,
中鋒上高位找高低中鋒連線, 射手走底線單擋跳投,
inside-out打單邊搭配擋切等, 差不多就是大家會打的那樣...



傳球多一點, 運球少一點,
讓球流動到每個人手中來找尋進攻機會,


把球做給有空檔的人,
讓有空檔的人用最有把握的方式去出手,


就是最好的進攻方式了.




最喜歡的本土球員: 鄭志龍 (雖然他現在肥胖了不少)

NBA的話, 除了很多人都喜歡的那個退休23號之外,
就是jason williams, 他太酷了~


最想改進的缺點: 投籃穩定度.

球場上最怕遇到的隊友: 黏球時間長又愛亂指揮一通的那種~
(很感冒阿)




今年是我打球的第十年了,我曾有做過一個籃球夢.









只要我還可以繼續練下去,
就永遠, 都不想要有夢醒的時刻.




heartnsoul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