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白色的那位仁兄, 心境比球技更難突破,



裕隆買單是台灣籃球的一個出口,
球技與體能未必是籃球場上的唯一真諦, 有時候強悍的心智更甚一切.


多年來不曾是裕隆迷,
但這一戰落幕, 卻覺得裕隆明天會更好, 跌倒是為了爬更高.

其實很多人覺得季軍戰是雞肋, 但從純球迷的角度看,
反而希望緯來跟裕隆能夠讓全員盡力發揮,
儘管不能爭頂, 但保持運動家精神努力拼第三名.

也是對支持球迷的一種回饋吧.



記憶中裕隆最讓人懼怕的其實不是曾文鼎的高, 或陳信安的洋將級能力.
而是一種"悍"與"自信" 隱藏在精準球技之下的心理素質與對團隊的信任.

從李雲光, 蔡福財, 林建平 到中生代的總仔, 陳志忠, 魏永泰.
可能球技動作不是超群, 但心態絕不會輸人, 相信團隊運作,
關鍵時刻都是以平凡的動作壓過對手.

但在追求四連霸的路上, 卻好像過度依賴曾文鼎, 心理素質強悍的老將變成配角.
裕隆就變得不是那麼裕隆了


也許過了今天, 會有新的裕隆.
但對老球迷來說...裕隆等於團隊籃球.
如果球風變了, 那記憶中的裕隆就不再延續了.



今晚的陳信安是台灣籃球世界裡面最惹人嫌的落水狗, 人人喊打.
但我倒是想幫陳信安緩頰.
當然不是說他打的好, 而是對於信安而言, 我一直覺得他需要一位導師.

他的部分球技與自我要求都很出色.
然而他的籃球智商與某些部分自然不可能完美.

信安最失敗的地方, 似乎在於他追求全面性的完美.
也許是他的體能太過於出色, 也或許是曾經待過薩加緬度訓練營的名號壓在頭上.
而在局外人眼裡, 信安運球的節奏感與傳球節奏似乎不是特別優秀.

他的過人犀利來自於收球的三步加上彈性, 但事實上運球技巧一直只能算中等.
他的妙傳來自於對手必須進行包夾而必然出現的空檔, 而非良好的導傳.

這些動作的好壞與習慣都跟了信安半輩子, 不是那麼容易進步的.


我認為陳信安是"教練的球員"
不需要思考什麼, 照著教練佈的戰術中距離跳投或切入就足夠可怕了.

但若讓他自由發揮臨場決定, 則表現起來就沒有那麼出色, 甚至有些短路.
只是在國內誰能夠領著信安前進, 甚至教導他, 讓他買這個帳, 則不無疑問.


這一季的球賽老覺得信安打起來像遊魂一樣, 不是因為不夠努力,
而是老像心事重重牽掛很多綁手綁腳, 又好像要証明什麼一樣.
就一個純球迷的角度來看, 其實是很難過的.
即使信安年紀也不小了, 還是希望他能夠有好導師.
也許是外援? 或者是在遠走他鄉? 但其實信安的年紀已逐漸無法遠赴外國征戰.
這跟現實生活是很有關係的. 只能希望能有球技與球賽方面的導師帶領信安.

最後希望季軍戰也有好球賽,
也希望明年冠軍賽能再看到裕隆把關.

作為一個他隊的球迷, 冠軍戰不是從裕隆手上贏過來的,


好像就少了點冠軍的感覺.

heartnsoul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